某傻白甜加一

周叶周叶周叶

【周叶】封疆 谁家风流少年郎(一)

皇帝周X将军叶
当然现在还是两只小团子




叶修打小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自从学会走路,将军府里的侍女婆子们每天见面第一句话必定是“你见着少爷了吗?”最后侍女婆子们都懒得问,分出几波人,一波找树桠还得是有鸟窝的那种,一波找屋顶,一波找厨房总能找得到。将军府鸡飞狗跳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叶修四岁,老将军三十有五才喜得一子,没成想什么铁汉柔情全然没用在儿子身上,叶夫人看着还没人腿高的小团子每日跑步舞剑拉弓心疼的直掉眼泪。一直长到七岁,皇宫里那位小皇子也两岁有余,皇帝喜爱叶修的紧,又怜惜自家儿子没个伴,废了好一阵口舌才说服叶将军将儿子送进宫来陪小皇子,并一再保证会请最好的文师傅和武师傅教习二人,叶将军这才不情不愿放了人。 

虽然得叶将军耳提面命近半个月,又被叶夫人拉着教习宫中规矩十天有余,叶修一进皇宫还是像入林的飞鸟,欢快的不得了,这皇宫比自家府邸大了几倍,还没唠叨的侍女婆子“少爷小心,少爷不可,少爷危险”的魔音洗耳,已经是极大的美事。 

小皇子周泽楷不爱说话,性子倒是跟温婉沉静的皇后极像,人又生的俊俏可爱,叶修总爱带着他玩,也不嫌身后跟着个小孩子烦。俩人一个张扬一个内敛,却意外的合拍。听闻皇帝某一日在屋外听到两个小孩在屋里玩闹甚是惊喜,他这宝贝儿子对着自己可没说过这么多话,更别提笑的这么开心。皇帝踩着轻快的步子暗道叶家这小子真是不错,还好当初从叶将军那抢了过来。 

宫里的文师傅和武师傅自然都是极好的,许是得了叮嘱,毫不在意面前这俩孩子的尊贵身份,该训该罚一样不落。俩人都极为聪明,诗词歌赋笔墨丹青兵法谋略骑射枪术都学的极好,只是本该照顾弟弟的那位哥哥实在调皮,每每叶修偷偷溜出去气的先生要背过气之时都是小皇子在一旁道歉,罚做的功课小皇子也是帮着一起做,罚站罚跪时小皇子也从不离开半步。等罚完了周泽楷又是板着脸不理叶修,得花好一阵功夫方才哄的好。 

“哥哥。” 
正在树上掏鸟窝的叶修闻言一惊差点摔下来,好容易稳住了身形,就看到树下站着个粉雕玉砌的小团子立时没了脾气。 
“啊呀小周呀真不乖,吓得我差点掉下来,等等哦,哥哥马上就下来。”等叶修小心翼翼揣着一只毛茸茸的小鸟下了树,周泽楷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因为个子矮,束的齐整的头发蹭到叶修的下巴,痒痒的。抱了一会,周泽楷放开了叶修才去看那只毛茸茸的小鸟,等周泽楷看够,叶修又爬上树把小鸟放了回去。 

“我小时候第一次掏鸟窝,不知道原来那样小的鸟是养不活的,偷偷养在屋子里,没几天就死了。被我爹知道后,拿着鞭子追着我跑遍了将军府,老爷子体力真好,他告诉我,鸟儿从来都不属于那个小小的鸟笼,所以我养不活他。后来,我都会把它们放回去,在属于它们的地方,应该会活的很好。”叶修顺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所以,我不会一辈子都呆在皇城里,我要和我爹一样,做大昼朝最大的将军征战沙场。” 
嘉世八年,一身黑袍的叶修站在大昼朝皇宫中,向往着那片极寒的北地沙场,明亮的眼眸里写满了坚毅和向往。他身旁四岁的周泽楷悄悄拽住了叶修的衣袍,轻声回了句“好。 






周皇还没做皇帝时也是个耐不住性子的毛头小子,彼时张氏王朝大厦将倾,有志之士不穷。周皇游历途中与叶将军一见如故,相伴而行,每日吟诗作对推演兵法甚是自在。一日路过江南小镇,见着一个容貌清秀气质温婉的绿衫女子,惊为天人一见倾心,加上叶将军从中撮合,倒是玉成一桩美事。后来周皇为了建立自己的王朝南征北战之时,女子也一直陪伴,直到位及皇后。 
这段佳话甚至还被坊间谱成话本,日日在戏楼里演出,戏里的皇帝和女子一生一世一双人颇为美满。 
只是,谱话本的人怕也是个痴心女子,想与心爱之人长相厮守才写的出这样的故事。自古帝王家哪有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总要分出些心思拉拢权臣,何况新朝。 

嘉世九年,三年一次的秀女采选。 
按理说,内宫男子是万万不得见秀女的,万一弄出点桃色,可是给皇帝戴了顶绿帽。但叶修从来不管这些,不让从正门进那就爬墙呗,不让正眼瞧,那就偷看呗,这可是三年难得一见的热闹啊,怎能不凑。时时刻刻心系弟弟的好哥哥自然不会把周泽楷抛下自己去玩。 
所以就有了两个小团子爬梯偷窥的景象,叶修看来看去却是大呼无趣,美人是不少,只是大都相似,服饰发型撇开不谈,连走路的姿势都差不多没劲。再说了,身旁天天有周泽楷这么一个集帝后外貌优点于一身的小团子,再美的美人也要给比了下去。周泽楷五官立体,却没有皇帝那份因为过于立体而自带的威压,许是那双遗传了皇后的桃花眼中和,眼神漆黑明亮。常年长在皇后宫中,独属于江南女子的软糯温和并没有让周泽楷变得女气,反而整个人都显得温柔而内敛,这么温柔的一个人要怎么当皇帝啊。叶修看着看着秀女却盯着周泽楷看了良久此刻又捂着嘴笑出了声,周泽楷偏过了头不解的看着叶修。 

本来叶修叫他来看什么秀女他是拒绝的,皇宫里的规矩颇多,只这一事被发现少不得一顿责骂。但周泽楷更怕叶修这一遭真看上了哪家秀女,以叶将军和父皇的亲厚,要个秀女实在是简单,虽说叶修才九岁,但也可先要了来当个贴身侍女。不行,叶哥哥不能有贴身侍女,叶哥哥是我的,抱着这种自家白菜绝对不能外流的心态,周泽楷跟来了。以偷窥之名视察为实的周泽楷认真的看着每一个可能潜在的对手,倒是没注意身旁的叶修已经出神许久。 
“没意思,不好看,看他们还不如看你呢小周,我们走吧。” 
周泽楷听闻这话自然欣喜,忙不迭跟着下了墙。 
“小周,你说,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娶那么多妾呢,明明心只有一个,怎么能分给那么多人。” 
“真心,不能分”五岁的周泽楷认真回到,毕竟他自己再也找不到一个人能比得上身边这个小哥哥了。 
“哈哈哈小周啊,你真可爱,你以后也是要当皇帝的人,难道你还会遣散后宫独宠一人吗?不说别的,那些大臣怕是要翻了天折子都能把你压死。” 

周泽楷听罢想起了昨日,怕秀女的事情刺激母后,周泽楷特地去陪了皇后一天。皇后衣着华贵,妆容竟比平日里还要精致几分,但周泽楷还是细心的发现了她眼下的青黑和眼底的寂寥。 
“你父皇说他最爱看我穿绿衣,初见那时他就是被我一身绿衣吸引,说是像树丛山间走出来的仙子。” 
“后来,行军途中,哪有什么功夫收拾打扮,都是穿了士兵服,行动方便,那时候我就想着,等天下平定不用再疲于奔命的时候,我一定要多穿绿衣给他看。” 
“我本以为帝王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由的人,生杀予夺。后来,当我得穿着皇后凤袍规规矩矩给你父皇请安时才知道当年的想法有多傻。” 
“皇帝从来都不自由,我看他日日斡旋在后宫真心假意的众妃子之间,那么多人,都盼着从他枕边飞黄腾达连带着一家人平步青云。他怎会不知,真心待他的有几个。” 
“他广纳后宫,从不专宠,我知道他是为了保护我,怕我在后宫被人陷害,怕我在前朝被大臣诟病担上个妒后的骂名,可是,妒后这种骂名,我怎的就承受不来?” 
“泽楷,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不要让她成为别人对付你的软肋。也不要,用你以为对的方式保护她,你要强大起来,成为她的铠甲才能护她周全。” 
“你也不必担心了,这都三次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没感觉了,母后没事。” 

许是心里憋闷,周泽楷从没听过母后讲这样长的话。说完后,皇后似是累了,靠在榻上闭了眼睛,周泽楷微微福身,退了出去。 
在他退出去之后,皇后却是睁开了眼睛“我的儿,母后只盼着你这辈子都不要尝到爱别离求不得的滋味,母后又怕你冷清一世那皇位可是天下最孤独的所在。” 
周泽楷看着叶修,又想起了母后眼底的寂寥,他握了握叶修的手,一颗心只能给一个人,哪里还分的出来。 

“哥哥,我会的。”只要足够强大,便能保护心上之人。 

【求】占tag万分抱歉,求周叶军立门票

求周叶军立门票,只要门票,因为军立之前收到了,求妹子拯救


比心比心!

【周叶】学生会怕是药丸(四)

忽然想起来这里还有个坑…默默撒把土(目测下一发完结) 前面几节都是图片…等空了我改一下。
私设如山,同级大学生






自从那日有了餐厅略粉红的一幕,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微妙起来,用无意中撞见他俩的黄少天和江波涛的话来讲,就是“方圆五里人畜勿进,怕误伤眼睛” ,“明明没什么亲密动作,可是我怎么就感觉粉红小花开了一整屏呢。” 

自从那天大爆手速直接打了几个直球后,周泽楷又仿佛回归到了害羞小帅哥的人设。被叶修几句我们小周撩拨的心烦意乱,面红耳赤。

周泽楷对自己喜欢男生这点,接受的很快,毕竟从小被表白大的,这方面自然敏感点。可他拿不准叶修的态度,虽然之前下了一万个决心要更进一步,但他目前能做的也只有小心翼翼的靠近,然后试探,最后一步他害怕一旦迈出,过往任何旖旎都会化作毒刺,从此沧海桑田。

小火慢聊了将近一周,感觉到叶修并没有对两个男生之间频率高的不正常的聊天生出反感。周泽楷认为可以加点料了,趁着周末约了叶修出去。

男生出门能干什么,两人一点概念都没有,再者h市的秋天从来就没有什么秋高气爽,只有闷热二字。周泽楷看着叶修被汗打湿的刘海和有些泛红的脸颊,一直在旁边默默道歉,不停给叶修递纸巾。叶修倒是不太在意,本来就是爱出汗爱脸红体质,这种天气自然难受点。

最后在叶修的拍板下,他们闪进了学校附近的网咖。两人相邻坐下。周泽楷平时也打游戏,但今天却一点都不想点开,无他,被叶修握鼠标和敲键盘的手吸引住了。应该是最擅长弹钢琴的一双手了,没有明显的骨节手指也极为纤细白净,但是却明明白白是个男生的手。周泽楷不由看了眼自己的手,嗯,比他的大,可以圈住。

旁边的叶修也不知注没注意到周泽楷过分粘腻的视线,他倒是一直盯着屏幕,嘴角微扬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周泽楷终于把视线投回自己屏幕时,却听到叶修在旁边低低笑了声。因为烟草,叶修的嗓音并不清亮,却有种低音炮般的沙哑,甚是好听。被叶修这一声笑引的遐想连篇的周泽楷觉得自己可能没救了。

叶修笑完,在键盘上敲了几下,随后招呼周泽楷来看自己的电脑。

周泽楷凑近叶修,感觉到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和叶修身上淡淡的洗发水混杂着烟草的味道争先恐后的涌到了自己的鼻子里,甚至让他生出了一种直接揽过叶修摁在怀里的冲动。

叶修似是没感觉到周泽楷贴着他肩膀的身体持续了一分钟的僵硬,还大大咧咧的转头对周泽楷说,“上次我发你那个帖子,还在更新,小周来看看,感觉很有意思呢。” 

两人此刻距离近到鼻尖快要相撞,温热的鼻息肆无忌惮的交缠,周泽楷甚至看清了叶修微微下垂的眼睛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连叶修的睫毛到底有几根都差点数清楚了,还有嘴唇,浅浅的粉红色,倒是跟叶修颇为白皙的面颊很配。周泽楷自问从来不是性急的人,却在这一刻生出了一种得去洗手间静坐的尴尬。鬼使神差的,他伸出手碰了碰叶修的脸。

等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周泽楷看到的只有叶修握住他的手,攥住。他们俩就这样保持近距离对视,周泽楷此刻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他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有眼前这个人。

叶修放开了他的手,指了指电脑,“别急嘛,来先看看这个帖子,很好玩的。” 

周泽楷顺势去看,方才被叶修放开的手轻轻揽住了旁边人的肩膀。








『扒一扒大一学生会新生——唯二的帅哥内部消化了我能说什么??!!』

……水楼
78L 沐雨橙风
诶,lz很久没来了呢,上周那么大的料lz不知道吗…啧啧,要不要爆呢,很犹豫啊,毕竟小y是我三次元的朋友,感觉不大好呢[吃瓜] 
79L
艾玛!我随手一刷,刷出来了什么!!!!
80L
拜大佬,帮助小y脱单这种事情请不要犹豫好吗!(虽然并不懂这和脱单有什么关系,略略略
81L
站楼上,求八(虽然我也不懂
82L 楼主 腐女的世界你不懂
那个,78L的大佬,如果为难的话,还是不要八了吧(lz心碎奔走),影响到三次元的生活感觉也不大好,虽然真的很想知道有什么锤!!
83L 沐雨橙风
哎呀,lz妹子真是太客气了,虽然小y也不怎么会介意这种事情,那我就大概描述一下,照片什么的就不发了。
上周五下午和室友去吃饭,学习附近也就那么几家,进了一家据说情侣必去。在里面看见疑似小y和小z的一对了,至于是不是,光线太暗了,不好说。(小z帮小y擦嘴角这种事情我才不会说呢)[继续吃瓜] 
84L
等等…我记着上周lz说…看到他俩下午开完会一起出去了…一起…出去了…出去了…
85L
ls这么一说…我…感觉接近了真相…
86L
我要下楼跑几圈,所以这是攻宠受吗!我就说小y肯定是可爱的小受啊啊啊啊啊!
87L 我妈说我五行缺水
沐雨橙风,咳咳…那啥,我们能私聊一下嘛。毕竟作为小y和小z分别的三次元朋友…我感觉我们已经可以拼凑出真相了。
88L
我的妈又一个大佬,为什么我的朋友都这么菜,不给我在扒皮贴里当大佬的机会!
89L
楼上灵魂拷问…诶等等,拼凑出真相,挖槽!有没有妹儿要去跑圈,带着我。
90L
请让我,自由的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
91L 沐雨橙风
哈哈哈哈,来来来,我们私聊。
92L 无敌最俊朗
不是我说,这点料就炸成烟花,后面可怎么办啊,悠着点啊














【周叶】我的一个捕快朋友


捕快周x盗圣叶
努力一发完,不会跟原cp一样虐的…he小甜饼!别怕!

灵感来自武林外传冷的不能再冷的cp白展堂x展红绫(白玉汤的白,展红绫的展,堂堂正正的堂,拜堂成亲的堂)艾玛一口老血,忽然被这一对虐到死。




叶修一身黑色紧身夜行衣,灵活穿梭在屋顶之上,神态轻松自得,若是忽略身后那道紧追不舍的黑影,只怕是更像个闲来没事爬屋顶的纨绔。
两人一前一后,追逐了足有一个昼夜,距离却还是一点没变,莫不是好情趣的在玩什么追逐游戏。
叶修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忽的顿住脚步,在屋顶上停了下来。身后的黑影几分钟后也停在了同一个屋顶上。


叶修这才看清,原来是个比自己还要年轻几分的毛头小子。啧啧,不过这小子长的倒真是好看,就着月光一双桃花眼漆黑明亮,眉骨高挺,剑眉星目,追逐了这么久呼吸也不见乱,只是脸颊微微有些泛红。即便是不好男色如叶修,也不得不叹一句,真是生的一张好皮囊,只是怎么这么想不开要去做什么劳什子捕快。


“盗圣,怎么不跑了?”青年终于开了口,本是温润的嗓音此刻带上了些怒气。
“年纪大了嘛,不比你们小年轻了,追了我这么久,莫不是看上我了,哎呀看上我直说吗,追这么久也不嫌累。"叶修随意开口调笑。
“偷了东西。”青年也不理会叶修的调戏,直奔主题。
“真小气,不就一个贵妃镜吗,借我玩儿两天怎么了?我看那老头子天天摆在府里跟供祖宗似的真是暴殄天物,我不过是帮忙物尽其用嘛,干嘛这么严肃。”叶修从怀里掏出了贵妃镜,不在意的拿起来照了照,也没什么特别的,还以为照照就能变潘安了呢。


周泽楷看着叶修宛若上好玉石的手捏着贵妃镜左瞧瞧右瞧瞧,若不是那人脸上表情实在嫌弃,周泽楷都要恍惚以为这是真的贵妃照镜。
“还回来,带你回六扇门。”周泽楷稳了稳心神,拔出腰间的佩剑,向叶修刺去。
没想到叶修看起来似乎只有轻功好,却轻易的接下了周泽楷这一剑,他两根修长白净的手指夹着剑尖,仔细端详,“这是,穿云剑?你是申城周家的人?如此年轻,周家二少爷?” 
“没错,周泽楷。”剑尖被人控制,周泽楷也不急着反击,只是定定看着眼前的人。他一直以为既然能混到盗圣这个名头,怎么也得上点年纪或者生的彪悍魁梧一些,却没想到,盗中之圣看起来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生的极是清秀白净,配着一身夜行衣倒显得有些单薄。


“六扇门还真是下了血本,连申城周家都请动了,就为了这么块破镜子。不过,怎么请的不是你那神探大哥,倒是你这个毛头小子。”叶修显然以为周泽楷是六扇门请来的外援。
“我要进六扇门,他们要你。”周泽楷不甚爱言语,回答的简略。
“啧啧啧,我说你这人,为了找份差事就要把人抓去坐牢,太过分了吧,我可跟你没仇”叶修不满。
“我是兵,你是贼。”


叶修正抱着手臂看着眼前这个过分认真的青年,当然没忽略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隐忍和额头上微微冒出的细汗。
“怎么,哪里不舒服了吗,我看你忍得很难受的样子。”叶修没忍住,开口问道。
周泽楷一愣,追了叶修一个昼夜,脚踝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扭伤了,动起来还好,此刻站着却是钻心的疼,甚至要站立不稳,没想到他那么细心。
“不舒服就别忍着,还抓我呢,你这脚程,不伤也抓不上我,更何况现在。喏,拿去,知道怎么用吧。” 叶修扔过去一个精致的瓷瓶。
周泽楷本不想接,抓贼过程中扭了脚被贼发现,竟然还要靠贼的药,不行不可以。但心里虽然万般不愿,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先行一步,接下了瓷瓶。


“既然你这么想抓我,这样吧我给你三天,抓不到我可别哭,追之前先敷药哈,到时候动不了了可别怪我。走啦走啦小周。”叶修说完,身形微动脚尖一点就消失在了月色中。
周泽楷捏着手里的瓷瓶,良久才起身去追。可别,被别人抓到了。


三天后。
他们又在房顶上对峙,和上次一样。
“怎么还是想抓我?哎呀我说你这小年轻真是死脑筋,他们说要抓住盗圣才能进六扇门你还真信啊,真是笨。我给你个比盗圣还有用的东西。”
周泽楷接住了手里的那本书,《辑盗指南》 。
“你可别看这么薄一本,我可是花了整整三日才写完,里面不仅有追踪方法还有防身的小功夫,这可是盗圣亲自编写,比你们那些乱七八糟的教材有用多了。怎么样,感动不感动,还抓不抓我啦?”叶修邀功似的在周泽楷身边转了转,脸上仍旧带着慵懒的笑意。
“我是兵,你是贼。”周泽楷反手一个擒拿,制住了没有防备的叶修。
“跟我走吧。”
“诶诶诶诶,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都给你写书了你还要抓我,这么想让我坐牢?”
周泽楷看着无力反抗的叶修,心里有些茫然,竟有几分犹豫。趁着他发呆的空档,叶修挣扎开了周泽楷的手,点住了周泽楷的穴道。


“不跟你玩了,这本书你拿回去肯定能进六扇门,进了六扇门就别想着抓我了,有那么多恶徒等着你呢。若你嫌一本书太少,喏,贵妃镜你也拿去,本来就是想着玩两天还回去的,这么个破玩意儿累得我这一把老骨头跑了这么久。”叶修拿出贵妃镜,旋又想起周泽楷正被点着穴呢,顺手塞进了他的胸口。
“小周,我走了。后会无期。”
叶修走后,周泽楷却动了,这种点穴的小伎俩怎么能制的住他,算了,你走吧,再也不要让我见到你。
周泽楷翻出那本书,却看到扉页夹了一张纸。

我不叫叶秋,我是叶修。
我能偷走你的心吗。

这些年,江湖上甚是太平。
盗圣叶秋竟是真的金盆洗手了,再无半点消息。倒是申城附近的小客栈里多了个油嘴滑舌相貌俊朗的小跑堂,唤作叶修。


六扇门里出了个神探,申城周家二少爷,人生的好看也就算了,偏偏侦查逮捕也是样样精通。都道老周家不仅背景硬,这一辈的两个小子也是出息的紧,不知道哪家姑娘有这福分能嫁进去。有人让周泽楷出本书,他却是不肯,只晃了晃那本几年前的辑盗指南,脸上是少见的温柔笑意,都有,不需要。还有人听闻,他对身外之财甚是无感,天下奇宝都入不了眼,奇就奇在,彼时周泽楷办了件大案,皇帝要赏,他却要了那把亲自从盗圣手里追回来的贵妃镜,也许是想纪念一下,皇帝倒真赐给了他。

当年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和声名大噪的盗圣
现在威风凛凛的第一神探和默默无闻的跑堂

这日,天气甚是明朗,初秋的阳光照进小小的客栈。一个白衣男子走了进来。
“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叶修正擦着桌子,只看到来人的脚尖。
“找人”
“找人那你可来错地方了,你得找路口那叫花子,可别看不起人啊,百晓生说的…诶,是你?”叶修边说便抬头,方才看清了来人。
周泽楷,如今的天下第一捕头。


等叶修忙完已是天色擦黑,俩人一齐上了屋顶,坐下身来。
“我说,你今天来不会是为了抓我吧,我金盆洗手这么多年了,你看我现在就是个小跑堂。官姥爷,奴家冤枉。” 叶修做哭泣状抓住了周泽楷的衣袖。
周泽楷只是看着叶修,也不说话。人比之前胖了些,倒是不显单薄了,皮肤也更加白净,月光下看起来竟有些透亮,过的确实不错。看了会,周泽楷捏起叶修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叶修正因为这姿势羞耻度太高悄悄红了脸,却听到周泽楷说了句“可以。” 


过了半月,客栈的老板娘得了空,正跟一桌客人闲聊。
“可惜啊可惜,你说那周家二少爷怎么说辞官就辞官,还不知所踪,多少深闺少女心都要碎了。”
“谁说不是呢,对了我说咱们这小县城前几天不是出了桩盗窃案子吗,衙门里的捕头束手无策,却不知打哪来了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呀听闻生的真当是俊俏不凡,只怕那第一捕头也比不上。二人三两下就破了案,连名字也不留一个,你说奇不奇?”
“你说那年轻人怕不是周泽楷?”
“怎么可能,那年轻人身边还跟了一个人,也是个好皮相的主。周泽楷谁不知道啊,性子又闷又不爱说话,办案从来都是一个人,连个贴身侍卫都不带,哪会有什么人近的了他的身。”
“诶诶,我也听说了,那京城的媒婆要把他家的门槛踏破了,京城里的贵家小姐不乏美貌才情并重的,一水儿的给他推了,有人猜他怕不是个断袖。”
“你可别胡说了,要真是断袖怎么也没见他跟哪个男的亲昵。听闻啊,他有个小瓷瓶甚是珍爱,谁也碰不得,跟待老婆似的供着呢,只怕是心里早就有人了。”
“掌柜的,你家那个俊俏的小跑堂呢,怎么半个月没见了,有事回家了?”
“别说了,那天呀见了个人就跟着跑了,说是离家太久家里人寻过来了不得不走,这叫什么事儿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媳妇寻来了,连顿送别饭都不吃行李也没收几件,匆忙就走了。”
“哈哈哈哈,怕不是家里人给寻了门亲事,要回家成亲去了。”

屋顶,叶修揽过周泽楷的肩,在他嘴角亲了一口,“说的也没错,媳妇,啥时候回家成亲去啊。” 
周泽楷不言语,看来,今天晚上得振振夫纲,让叶修知道谁才是媳妇。





客栈名字嘛,大家肯定知道啦,兴欣客栈

陈果老板娘,老叶跑堂,罗辑算账,方锐做饭,柔柔打杂,魏琛捕头,包子捕快,沐沐熊孩子诶嘿嘿(别问我莫凡,不知道)



【周叶】学生会怕是药丸

更新……
剧情没啥发展?诶不对,有发展,有大糖!
小周的心路历程?
就是让我单纯写啥都没想就一见钟情毫不犹豫的撩,我有点hold不住,稍微加了点心路历程,好吧我承认加的也很烂
么么啾,总之周叶最甜!
依然是手机码字党,不要嫌弃我

【周叶】学生会怕是药丸

更新来啦
黄少和工皮寿出场,没有其它副cp啦,我太懒了,不想加篇幅
今天还是图片更新,实在不方便用电脑,没时间用电脑码字啦,爪机党
抱歉啦,谢谢大家么么啾
论坛体不会写…名字懒得起,就这样吧,自抱自泣(づ ●─● )づ

【周叶】校园文 学生会怕是药丸

校园小甜饼
私设两人同级,俗俗的一见钟情那种
脑洞小周


(第一次用lofter,规矩什么的也不懂,不大会用,只能用手机发图片,我多研究研究,谢谢大家,抱歉啦,么么哒)